<

大事記

1986 - 亞歷山大・伊凡諾維奇・庫普林

亞歷山大・伊凡諾維奇・庫普林

"我無法同意自己被搜身,只因為在我的口袋裡的這只由我祖父遺留給我的懷表,和奧克荷夫斯基伯爵所擁有的極為相似。
亞歷山大·伊凡諾維奇·庫普林(Alexandre Ivanovitch Kouprine)
Tempus ex Machina, 1986"

亞歷山大·伊凡諾維奇·庫普林 (Alexandre Ivanovitch Kouprine)(1870-1938)的作品秉承現實主義的傳統,見證了寶璣在俄羅斯國人記憶中那歷久不衰的知名度。在一篇名為《遺失的腕表》(The Missing Watch)的短篇故事中,他講述了一群騎兵軍官在某晚舉辦酒會的故事。其中一位軍官奧克荷夫斯基伯爵(Count Olkhovsky),在酒會上大肆吹噓他珍貴的寶璣腕表,但卻發現該表並不在自己的口袋中,便開始驚慌失措。為了釋疑,並在酒精和疲勞的影響下,所有軍官都同意接受搜身。唯有徹可馬夫中尉(Lieutenant Chekmarev)拒絕接受搜身,而在眾人的鄙視下,他不得不離開了酒會。幾分鐘後,有人在雞尾酒杯下發現了奧克荷夫斯基伯爵遺失的寶璣腕表。與此同時,已返回營房的徹可馬夫卻被發現頭部中槍身亡。留在他寫字檯上的一封遺書寫道:“永別了,親愛的戰友們。我向上帝發誓...我是無辜的。我之所以不同意被搜身的唯一原因,是因為我的口袋裡有只和奧克荷夫斯基一模一樣的寶璣表,那是我祖父遺留給我的。”
這篇結局悲慘的故事,標題為 “Tempus ex Machina”的一篇關於寶璣作品的文章部分內容,刊登於第22期(1986年)的FMR雜誌上。
事實上,所有的寶璣表均獨一無二,且均帶有唯一編號。但是,若果真如此,就不會出現上面的故事。

 

X
+
-
點擊按鈕,以啟用或啟用或停用cookies類別。按鈕顏色代表cookies處於啟用(藍色)或停用(灰色)狀態。
Cookies可確保您在瀏覽本網站時獲得最佳體驗。繼續瀏覽,即代表您同意使用cookies。 您可更改設定,以啟用或停用cookies類別。 更多資訊,請參閱我們的私隱政策